博狗娱乐895959.com  »  新闻博狗娱乐895959.com  »  电影影评  »  看完《乐队的夏天》才知道摇滚出圈有多难!

看完《乐队的夏天》才知道摇滚出圈有多难!

09-17   来源:先锋资源吧    点击:加载中

简述:在最新一期《乐队的夏天》里,子健和石璐回忆起他们第一次相遇,回到了当年的D22酒吧;新裤子唱着“忘了吧,那摇滚乐,奔腾不复的时代”;就连以小清新著称的旅行团也唱着“BYEBYE狭义的世界”在舞台上尽情...

在最新一期《乐队的夏天》里,子健和石璐回忆起他们第一次相遇,回到了当年的D22酒吧;新裤子唱着“忘了吧,那摇滚乐,奔腾不复的时代”;就连以小清新著称的旅行团也唱着“BYE BYE狭义的世界”在舞台上尽情燃烧着他们的激情。

可正当我为节目的“转向”感到热泪盈眶的时候,旅行团表演时被平行剪辑进去的赞助商广告又把我拉回现实。

情怀和感情从来不是《乐队的夏天》的主打旋律。

1.

在《乐队的夏天》开播之前,就有不少乐迷对这个节目抱有怀疑的态度。虽然节目请来了摇滚老大哥痛仰和面孔乐队,当年的北京新声新裤子乐队,“后北京新声”刺猬乐队。但是乐迷们实在想象不出来,这些老牌乐队为了商业价值而上一个综艺节目和以做奇葩说出名的米未传媒做一档乐队竞演类节目。

第一期播出以后,乐迷们的担心成真了。

《乐队的夏天》第一期用灾难形容也不为过。整体剪辑混乱;没完没了的赞助商露出;不专业的马东老是把话题往八卦上引导;不少科普似是而非,不清不楚;而最不能忍的就是,不少乐队表演的时间在节目里被疯狂缩减。其中两个乐队的表演因为歌词魔性,旋律洗脑,还被节目组弄成鬼畜混剪,开玩笑式的带过了。

受害者

一时间,关注这档节目的乐迷怒了。原本该是重点的乐队表演却被随意对待,一档乐队竞演节目被活生生地做成了谈话类节目。乐迷们觉得自己喜爱的乐队受到了“侮辱”,纷纷喊话马东,让他回去做《奇葩说》,别再做《乐队的夏天》。

就连作为嘉宾的吴青峰在宣传节目的同时,也表达了他对节目“标题党”的不满。

显然,大家虽然预料到了《乐队的夏天》会有很浓的商业气息,但还是没想到,它能喧宾夺主。

好在,随着半数乐队退场,节目的掌控力也显著提升,甚至还出现了solo和茬琴等特色环节。节目越做越好。口碑也有了一定回升。不过,这个节目的内在逻辑却一直没变。

《乐队的夏天》一直努力让乐队们打破受众圈层,打入流行文化。在赛程设置上,《乐队的夏天》在第二赛段给乐队们来了一次改编赛。比起让乐队们漫无目标的自由发挥,喊出他们slogan,从经典音乐入手显然对路人粉更有吸引力。

之后的女神赛虽然给了乐队们充分的自主权,但也在客观上增加了他们与流行文化接触的机会。

《乐队的夏天》目标很明确,让乐队们打入流行文化,不仅乐队们的商业价值能得到承认,节目也能从中赚取可观的利润,双赢。

正如导演给彭磊的“承诺”:你来参加完节目后,微博粉丝能到1000000。

2.

不适应商业规则的乐队在节目组的劝说下来参加节目,他们的目标也很明确,按照乐评人王硕和大张伟的话来说就是“破圈”。

进入新千年以后,乐队热潮逐渐降温,乐队多转入地下,生存也越来越困难。节目里几乎所有乐队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子健是程序员,阿麦是老师。因为,玩乐队不赚钱。面对生活的压力,不做另外一份工作,可能连自己都养活不了。

在节目中,导演组特意问了乐队们的收入情况,大多数乐队都说玩乐队现在是个亏损的状态。其中click#15的回答无疑最让人感到心酸。

当导演们问他们做乐队月入多少时,杨策和Ricky给出了不同答案,一个说0,一个说1000。最后他们讨论了一下,给出了1000的答案。这样微薄的收入很难支撑大城市生活成本。所以他们的诉求也十分朴实,希望节目播出后,能有更多人喜欢他们的音乐,可以不用为了报销车费跟主办方斤斤计较,可以从容地玩音乐。

基于对打破圈层的渴望,一开始抵触节目的乐队也给节目组报以了一定的理解,其实反光镜乐队第一期登台的时候,他们本想唱一首更有“内容”的歌,但在节目组的建议下换成了《嘿!姑娘》,他们表示理解节目组的用意。第一个上台,总得先把气氛带起来,一上来就喊slogan也不合适。

3.

节目里乐队们提到最多的字眼是“玩”,他们最常说的句式是“我们觉得这个会很好玩”“我们想玩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我们想玩这样的形式很久了”。虽然乐队们在比赛,但他们依然保有非常积极的创作态度。

他们对商业逻辑报以了理解和宽容,但却没有屈从。这是乐队们最可爱也最可贵的地方。

在这样创作理念的坚持下,乐队们奉献出了非常多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

有funk版的《不能没有你》,有女权色彩强烈的《招娣》,有迷幻版的《日光》等等。

其中最敢玩无疑是九连真人的《凡人歌》,痛仰的《我愿意》,新裤子的《艾瑞巴蒂》,旅行团的《周末玩具》。

九连真人以自己的理解,在原曲的基础上加了一个客家传统戏曲故事,还特意请来了吴氏管乐的传承人吴泽琦助阵。有了唢呐的加入使音乐更具特色,同时,在间奏时九连真人还来了一段观赏性极强的管乐对吹,真是好看好听。

痛仰以一种细腻的方式重构了王菲的金曲《我愿意》,不仅一反痛仰原本的风格,还改编得很巧妙,更加需要乐队的紧密配合。作为评委的张亚东生怕大家无法体会到痛仰改编的好,亲自详尽讲解了一番。

新裤子与Cindy合作的《艾瑞巴蒂》是一首拿来看的歌曲,如果只是听,就会损失很多信息要素。新裤子把那一场表演近乎做成了行为艺术,来反抗人们审丑的恶趣味。

旅行团和周洁琼合作的《周末玩具》则更加符合现在大家听歌的习惯,表演也一反常态,跳起了啦啦操。虽然更加接近流行风,但他们也没有失去态度。他们想做的,就是“破圈”,突破自己。

虽然乐队们的尝试十分勇敢,也拿出了自己的水平,但是有着专业乐迷之称的乐评人群体却讨厌他们的尝试。他们摆着姿态,固执,自以为是。在面对痛仰的《我愿意》时,他们说无聊,在面对“旅行团”的《周末玩具》时,将旅行团试图突破的行为贬得一文不值,更对海龟先生用复调表达主题的巧思视而不见。

可就这么有态度的他们,却对Mr.woohoo改编的油腻版《甜蜜蜜》选择性失明。经过Mr.Woohoo的改编后,《甜蜜蜜》变成了问美女要电话,要地址,想要教美女温柔的《油腻腻》,完全失去了艺术品格。

虽然乐评人令人气愤,乐队们也很不服气,但他们接受结果,下次,用音乐回击。而且他们也做到了。

在积分赛的第二场,旅行团和新裤子用他们自己亮眼的表现获得了高票,狠狠打了乐评人一个耳光。

同时,在海龟先生的表现没有获得认可的时候,乐队们纷纷声援海龟先生,表白李红旗。态度出奇的一致。

这,才是真正的摇滚精神。

张亚东曾指出乐队们“不会比赛”,但是不会比赛不正是乐队们最宝贵的地方吗?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锐影Vanguard特约作者 | 灰机来啦

?▽?欢迎转载,但一定要注明来源和作者哟

相关链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国产青春片这次终于真的打动我